強迫時刻

監守自盜地一手搭建人生悲劇場景,另一手再出手解圍,簡直說不清自己如此滿足自己需索的感覺有多好;徒勞,卻又竟然踏實。

S__1851394

他會在逛街時盡可能避開所有途經唱片行的路線(但是當實體店面一家一家減少時,卻又開始萬般找尋),因為他知道只要經過必定會推門而入,花上大半天時間循著字母排序,來到自己最喜歡的樂團櫃位,翻找出最鍾愛的專輯,再花上大半時間觀賞把玩,從無例外。

繼續閱讀「強迫時刻」

星期天的早晨

第一次直面死亡,竟是在這樣碧空如洗的星期天早晨。

IMG_0792

攝於2017/8,大湖

他們一行人六大四小今天起的很早,大的看上去不過三四十,小的頂多七八歲,才剛過九點不久,就已經全員在大湖公園的草地集合完畢,比起起床後才臨時起意,隨手抓了半格相機就出門的我,大包小包的他們顯然有備而來。

繼續閱讀「星期天的早晨」

人生徒勞:夏之陣

那些因此被勾拉出,再無復原可能的線頭破綻,都預告了往後所有的敗壞都將從這裡開始。

 

IMG_0575

大阪城內豐臣秀賴及其側室淀夫人自絕之處,攝於2016年3月大阪

夏天啊,夏天!多麼惱人的季節!

這絕不是甚麼日本少男少女漫畫那類,賀爾蒙黏膩熱氣噴發,逞強說愁矯枉過正到惹人頭腦昏脹的青春詠嘆;而是一個天真爛漫破少年,終於為夏天卸下戀愛物語主題式濾鏡,漸漸步入從此過日子要看頭看尾的後青春輓歌。(當然還是又窮又破)

繼續閱讀「人生徒勞:夏之陣」

「最近好嗎?」

往事已矣,我又該如何置喙那些已然寂滅了的心頭幽火。

S__1818639

(至今仍回答不出這個問題,但我可以肯定的是,蘑蘑應該過得很好)

我望著餐桌對面相約吃飯的友人,心想他應該不知道這句問候可以至輕也可以至重,而多數時間它都是前者:言者無心。但聽者卻通常有意——好吧我承認是在說我自己。

怎麼樣算是個好呢?腦袋開始高速的飛轉了起來。

繼續閱讀「「最近好嗎?」」

下廚

人那點鑽破牛角尖的自尊和執拗,通常不體現於「我辦得到」,而在「我『也』辦得到。」

有段時間經常下廚。其實也沒什麼,無非是計較錢包裡的幾張幾塊,再逼問下去最多也就是圖個消磨卻又貪懶,所有紅黃白綠的食材在砧板上切一切剁一剁,呼拉一聲都倒進滾水裡汆燙,又或是歪歪斜斜隨便在盤子上疊了個尖放電鍋裡一燜也就成了(電鍋真的是人類史上最偉大的發明之一。)沒有陽春白雪,只有下里巴人,和一個個不管你軟磨還是硬泡,都鐵面無私阻攔在你面前,閃不開避不過的寥落午後迫你匍匐通過,絕不通融。那麼不如下廚。

繼續閱讀「下廚」

初戀與老

情實乃為一稚青心果,結成之時便注定了必然的熟落

 

至親的友人初戀,人生二十餘載第一次跟戀愛不期而遇,迎面撞上,一個人生而在世,不知道會經受幾多次這樣毫無轉圜餘地的驚喜或是驚嚇,令自己方寸全失。知曉跟感受,兩者聽著親近,其實是距離遙遠非常的情緒,縱使聽過再多他人美好經驗,心眼巴巴的渴著盼著美夢敲門;沒想到真降臨己身上時反而化成日日壓床夢魘,於是手足無措,口拙歯鈍,說都不會話了,只能永遠巴在你身邊開口閉口同一句:「怎麼辦怎麼辦,我這麼做妥當嗎?」再有耐性聽久了還是難免生厭煩躁,看來一個人開導不力,只好拉來援軍坐下來好好聊聊,那段時間,我們仨人因此多了更多名目攪和在一起,開所謂作戰會議。 繼續閱讀「初戀與老」